• <i id='xjtuh'></i>
  • <tr id='xjtuh'><strong id='xjtuh'></strong><small id='xjtuh'></small><button id='xjtuh'></button><li id='xjtuh'><noscript id='xjtuh'><big id='xjtuh'></big><dt id='xjtu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jtuh'><table id='xjtuh'><blockquote id='xjtuh'><tbody id='xjtu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jtuh'></u><kbd id='xjtuh'><kbd id='xjtuh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xjtuh'><strong id='xjtu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xjtuh'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xjtuh'><em id='xjtuh'></em><td id='xjtuh'><div id='xjtu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jtuh'><big id='xjtuh'><big id='xjtuh'></big><legend id='xjtu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xjtuh'></ins>
            <i id='xjtuh'><div id='xjtuh'><ins id='xjtuh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xjtuh'></dl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xjtuh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陳樂融/天王星進金牛,幫瞭《延禧攻略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  ▲《如懿傳》和《延禧攻略》。(圖/《如懿傳》劇照、翻攝自《延禧攻略》官博)

            文/陳樂融

            不那么喜歡追剛上檔戲的我,終於想來看看《如懿傳》吧。才看第一集我就心中有數,這劇沒那么差啊。許是負評醜照都看過一輪,真看影片時覺得都還能接受,影片是流動的一下就過去,截圖抓那么零點一秒的不堪,也就把缺陷放大並停格。

            被批評的妝髮造型服飾,後來人傢劇組都搬出檔案說是用心神還原,不是沒錢或故意土氣(要土也是歷史上真那么土)。周迅某幾場豐頰凸下巴的確讓人出戲(尤其從《延禧》剛轉臺的觀眾,看瞭那么久吳謹言超尖下巴),但考量演員年紀我可以忍受。

            而她的音質就是她,聽瞭很順。有人說為何不找配音,請問若年輕時真找人配瞭嬌俏小姑娘聲音,成年後怎辦?周迅聲音辨識度那么高,幾集之後難道又要換回來,這樣如何連戲?其實女生這樣就被說「鴨嗓」有點太毒,周迅隻是低沉,真正「鴨嗓」應是低頻高頻夾雜,有參差不齊的粗礪感——比如陳水扁。

            所以答案出來瞭,一、大傢期望太高、等待太久、宣傳太大的結果就是,不夠驚艷。尤其一個月前《延禧攻略》小兵立大功的熱度正高、談興正濃,大成本大卡司的《如懿傳》被期望不應該被比下去;隻要有若幹地方被比下去,很容易墻倒眾人推。尤其剛上位的新歡討人疼,什么優點都放大,知名高薪老將如黃臉婆,沒有太多被寬容的空間。

            二、《如懿傳》的得與失,可能都在中規中矩。一看這戲就是傳統大製作宮廷戲,敘事沒有問題,演出沒有問題,美感沒有問題。問題就在,很多人看膩瞭傳統宮廷戲的中規中矩、濃墨重彩(從視覺、人設到語感),所以喜歡《延禧》異軍突起、出墻之花的另類新奇。

            我曾幫兩劇算命,《如懿》廉貞天府坐命是富傢千金,《延禧》地劫獨坐是卑微宮女,但《延禧》遷移宮太陽天梁在外人緣超好,《如懿》遷移宮七殺陀羅則需經一番殺伐孤獨爭取而來,沒那么輕易獲得待見。但《如懿》仍是名利雙收的正劇格局。

            以西洋占星,天王星五月起進金牛,「特殊的美感」本就開始出頭。唐綺陽說:「想成為大熱門,不妨試著挑戰感官,來點不一樣的創意,一定吸睛。」《如懿》功在老練,但《延禧》勝在突破,不單是美術攝影造型的顛覆,連一個最低階的「狗奴才」都可以從入宮第一天一路僭越,與人長篇說道理掰歪理,還像野史中的諸葛孔明變魔術耍天象無所不通,這種狗血安排如果不叫顛覆感官,什么叫顛覆感官?

            ●陳樂融
            知名創作人、媒體人、策劃人。遊走於作詞傢、作傢、主持人、編劇、文化評論傢、品牌及營銷顧問、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。